what_is_cancer_pain-300x300

关于癌症疼痛

新加坡一号杀手疾病是癌症。虽然多年来癌症治疗(化疗、放射和激素治疗)一直迅速发展,但每年仍然有很多患者死于癌症,其中许多患者因癌痛而受到极大的痛苦。 对许多人来说,患癌最可怕的是疼痛。 在新加坡疼痛护理中心,我们帮助难治性癌痛患者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使他们能有尊严地活着。 在肿瘤学家专注于治疗癌症的同时也能建立患者的信心,使他们深信疼痛是可被治疗及控制的。

新加坡疼痛护理中心在癌痛缓解技术方面居领先优势。 我们拥有先进的设备、和最新的技术及医疗手术,让我们的专家团队能够找到确切的疼痛来源,以减轻疼痛。


types_of_cancer_pain-300x300

癌痛的类型

疼痛可能与癌症本身有关,也可能与所需的治疗有关。疼痛的原因可能包括:

  1. 肿瘤可能压在器官上,扩张和拉伸周围组织
  2. 微小的癌细胞可能进入骨骼并引起疼痛
  3. 有时,癌症神经会在身体的任何地方传播疼痛,使患者在远离癌症的部位都感觉疼痛(即所谓的牵涉性疼痛)
  4. 与治疗癌症的相关疼痛:
  • 化疗会导致脚、腿或手感到麻痹、刺痛或疼痛
  • 辐射会使受影响的部位发炎
  1. 移除肿瘤的手术本身可能是疼痛的原因

医生通常觉得疼痛难以评估,因为这是非常主观的。 换言之,一名患者可能会把他或她的疼痛描述为严重的,而另一个经历同样程度的疼痛患者可能会把它描述为轻微的疼痛。 患者去看医生时也倾向于淡化他们所经历的疼痛,因为他们专注于当前发生的事情,不想表现得像一个爱抱怨的人,或者因为文化差异的原因。 重要的是要尽可能诚实,充分地说出各个方面的疼痛,以便医生能够确定最佳的治疗方案。


how_is_cancer_pain_assesed-300x300如何评估癌痛?

疼痛专家的注意事项:

  • 严重程度—医生通常会要求患者以1至10级对疼痛进行评分
  • 时间因素—疼痛发生的次数、多长时间以及什么时间发生
  • 位置—在一个或多个部位,范围的大小
  • 性质—呈针刺样,烧灼或压迫感的痛
  • 更变因素—使疼痛减轻或恶化的运动或活动

cancer_pain_treatment_options-300x300

治疗方法

在大多数情况下,疼痛专家在为癌症患者制定治疗方案时会遵循所谓的“疼痛阶梯”。 第一梯级是止痛药,如萘普生(Synflex)、扶他林(Voltaren)、西乐葆(Celebrex)或安痛易(Arcoxia),更强的止痛药是曲马多(Tramadol)或可待因(Codeine)。 如果这些药物不能缓解疼痛,就可以服用如含吗啡更强的药物。 对于那些不喜欢口服药物的患者,可选择持续释放吗啡类药物的贴片(芬太尼透皮贴剂(Durogesic))已得到持久的缓解。 如果需要进一步的缓解,医生会提升梯级,给剂量更高的最强药物。 遗憾的是,一些止痛药可能会导致某些患者出现令人不舒服的副作用,比如恶心、嗜睡和便秘。 其它常见的非止痛药也对治疗癌痛有效(例如,普瑞巴林(Lyrica)、阿米替林(Amitriptyline)、依地普仑(Lexapro)和阿普唑仑(Alprazolam)。

介入性疼痛疗法:神经松解术

止痛的过程中有时会加入非药物治疗。 在某些特定类型局部化的癌痛,可以通过微创技术把化学物质注入到该区域的神经。 这些药物阻断疼痛,并进一步“烧除”疼痛的神经。 效果可以持续6个月到2年。 神经松解术可以治疗肝、胃、胰腺和结肠癌的疼痛。 因癌症侵入神经而引起的脊柱和胸部神经痛也可以通过这个消融手术成功被消除。

控制晚期疼痛:鞘内药物输注

一些疼痛状况可以非常痛和难治,例如骨转移性癌痛,继发于脊髓病的神经性疼痛等等。 在这些情况下,尽管使用吗啡,疼痛却没有相应缓解,副作用反而增加了。 患者感到痛苦和失望,继而患上抑郁症,生活质量也下降。

大多数止痛药物都在脊髓内起作用,因为这是所有疼痛受体的所在位置。 所有口服药物经口服后,会先经过代谢和分解才到达脊髓的疼痛受体。

脊髓鞘内用药,药物是直接注入脊髓,这样能减少药物的使用量既能控制疼痛又不会引起相关副作用。

所有的药物都存入泵中,然后定量被输送到脊髓。 该智能药物泵能输送非常精确的剂量,无需担心过量或不足。 患者将每隔几个月后返回给泵中补充药物。 这个小型的泵将会植入到患者体内。

智能药物泵的优势:

  • 以更少的药物剂量来更好地控制疼痛
  • 与控制不佳的癌痛相比,存活率提高了
  • 减轻镇静作用,头脑更加清醒
  • 更少药物副作用 (例如便秘和恶心)
  • 增加患者的满意度
  • 减少口服药物
  • 无需频繁复诊

在这种治疗之前,患者会因癌痛而变得非常无力,并且因伴随的镇静剂的副作用而痛苦。 植入这种装置后,他们就可以去度假,享受有质量的生活。